行業動態 | 2017-12-15 淺析中國傳統文化與標志設計的融合

摘要 :傳統文化是人類歷史和文化長期發展過程中的積淀,而現代標志則憑著各具個性的恒態形象承載著政事、商事、社會文化各個方面的信息。將我國傳統文化元素融入現代標志設計中,將會使現代設計擁有更為深厚的文化底蘊和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
 
關鍵詞 :標志設計 傳統文化 圖形藝術 
   
  一、標志與標志設計 
   
  標志,從存在形式上來說,是一種具有意義的視覺標記符號。其來源可追溯到遠古時期部落族群的圖騰崇拜,如女媧氏族以蛇為圖騰,夏禹的祖先以黃熊為圖騰。這種以本族群圖騰符號崇拜區別于他族群的群體心理認同方式,體現了標志形成初始的目的,意義內核是聚集族內共同的性格取向,構筑集體向心力。 
  在當代,標志已經成為具有廣泛視覺意義的大眾傳播符號,特別是信息社會和讀圖時代的到來,更為標志在社會語境中的視覺地位作了進一步的確定。它以精練的圖形表達一定的涵義,并借助人們共有的符號認知系統,識別、判斷和傳達有效信息。其承擔的視覺價值和社會意義在當下的社會活動中是明顯可見的。因此,標志設計在視覺功能實現和信息傳達中日益凸顯出其重要的地位。 
  標志設計是一項視覺范疇的藝術活動,同其他事物一樣,它也有著自身獨立的特征和原則。首先,標志的最終目的是識別,因此,識別性是標志設計貫穿始終的理念原則。這種功能要求,決定了標志設計必須以人們普遍的認知和共同約定為平臺,它包括時空關系的超越、民族心理的把握、地域差異的綜合,這是標志設計的思想定位,也是對設計者能力和素質的要求。其次,物皆有時,標志設計所體現出的形式和特點,都應具有時代的審美特征。人類社會的演進、文化特征的流變、藝術審美思潮的發展,以及雅俗觀念的交替都制約了標志設計的形式取向。形式美的法則,固然是藝術設計的關鍵所在,造型簡練、創意獨到、定位準確、突出視覺沖擊力等,是標志設計中不可或缺的設計原則,但當代的審美,人們已不能滿足于功能性的基本需求,精神價值需求的提升,在標志設計中不可回避地對設計思想提出了新的要求。 
  “越是民族的,則越是世界的”。民族性,傳統性,在標志設計中成為了一種提高設計能量,增加精神附加值的設計手段。傳統文化是在人類歷史過程中積淀和積累的結晶,是人類的精神依托和情感歸宿。因此,在標志設計中,將傳統文化特質作為設計的視覺元素,是從內在精神體驗中,對受眾視覺心理的把握;是從人性的角度,對視覺大眾的親和;是標志設計中行之有效的應用手段。 
   
  二、傳統文化的價值 
   
  傳統文化是一個民族各種思想文化、觀念形態的總體表征。它包含了民族心理素質、風俗習慣乃至人們的思維、行為、生活方式等等,是各種思想文化相互滲透、激蕩、吸收、融合,共同的熔鑄。人類文化史留下了無數符號性的視覺元素為當代視覺傳達引以為用,然而,設計并非是對傳統的簡單復制和延續,而是對文化內核的理解和消化并加以發揮和引申。傳統圖形符號是經過漫長的歷史凝練后逐步形成的,傳統思想總是把人們對世界的認識和理解借用某一具體的形象,并通過對形象的主觀加工,來表達一種情緒、思想和觀念。因此,傳統的人物、植物、動物、圖騰符號標記以及一些約定俗成的圖像元素,無不呈現出深遠的民族內在思想,體現出先民寄予的情感愿望。如古代傳說中的玄鳥又稱作鳳凰,喻為吉祥、幸福;太平中國結圖形象征喜慶、團圓;圓形方空錢寓意富足、安泰;太極圖中的陰陽回轉、青銅器紋飾的抽象多義、印章表現形式的虛實輕重構成關系等等都是民族文化的傳統視覺意義和思想價值體現。 
  認識傳統文化的價值,在標志設計中的意義在于有效地進行價值轉換,并形成適合于當代審美取向的觀念體系。并以此召喚深植于人們內心的民族意識和情感需求。 
  在現代標志設計中運用中國傳統圖形,以現代構成原理對具有民族形式特征的圖形元素進行解構后重新組合,無疑將會以鮮明的民族風格更直觀地起到傳播信息、溝通文化的作用。如中國歷史博物館標志,是以商代青銅器司母戊大方鼎為外形,構成英文字母“H”(History的縮寫),體現了中國歷史博物館的價值:承秉歷史,構筑未來。而中國聯通的標志則運用傳統的中國結為設計原點,中國結是幸福安康的象征,體現了人們追求“真、善、美”的愿望,與聯通的名稱同出一轍。透過傳統造型藝術的歷史延伸脈絡,在新技術與新觀念的沖擊下不斷地更新拓展,其結果必然是精神內涵與民族歷史相溝通,形成中華民族所特有的標志設計特色,使民族文化的靈魂在現代標志設計中得以延伸與承傳。
三、將傳統文化融合于當代標志設計 
   
  將我國傳統文化應用到標志設計中,是設計出具有主張性、民族性、時代性和國際性的現代標志的關鍵。當然這種應用并不是對傳統的一些圖形進行復制,而是應該去充分認識和了解傳統圖形,并在此基礎上挖掘和改造傳統圖形。傳統圖形是根植于中國民族性、地域性的傳統藝術淵源中的,它們與現代圖形的造型方式有著許多不同的地方,中國傳統圖形主要注重的是實形或稱為正形的完整性與裝飾性,關注形與形之間的呼應、禮讓和穿插關系,在組構時大多遵循追求對稱、均齊的造型,如由黑白兩個魚形紋組成的中國最原始、最基本的吉祥圖形等等。 
  不論是古人還是現代人,對美好的事物都一樣心存向往。人們文化意識和形態哲學觀念的體現是古人對自然規律的總結,它體現了中國人對吉祥幸福的向往,所以傳統圖形背后的吉祥意味同樣也適宜沿用在現代標志的設計之中。湖北省炎黃文化研究會的標志是以“鳳、太陽、火”圖騰元素抽象組合構成的,標志是針對楚人的先民以鳳為圖騰,鳳又是祝融楚人的先祖的化身,因祝融部落依附于夏,夏人崇奉炎帝,“炎帝者,太陽也。”日中有火。祝融部落崇火尊鳳的原始農業文化,是楚人最為典故的神話傳說。標志創意設計對此神話傳說加以重構,從而體現湖北省炎黃文化的特征。所以,將約定俗成并已在中國民眾心中形成共識的傳統圖形的“意”沿用到標志所屬公司的固有的內涵之中,從而延展出更新、更深層次的精神理念,使其更具有文化性與社會性,這也是標志設計的一種很好的方法。 
  要注意的是,將傳統圖形與標志設計相結合時,應該避免拿來主義。傳統圖形值得學習的方面諸如實用中的科學性、結構設計的合理性、技巧的高明性、題材的豐富性、形式的多樣性都將給現代標志設計以美感和生機,極大地豐富了現代標志設計的藝術語言和思想內涵,但應用傳統圖形并非簡單的“拿來主義”,并不意味著拘泥于幾千年傳統的襁褓,而是對中國傳統造型藝術做一個深層次的形、意、神的傳承,把人的情感賦予物的形式,借物抒情,“以形寫意”“形神兼備”。中國人對藝術的表現形式重“傳神”而不是“寫實”。在中國一些傳統圖形符號的背后,往往蘊含著更深層的象征意義,這些意義最初大多源于自然崇拜和宗教崇拜,進而衍生出期盼“生命繁衍、富貴康樂、祛災除禍”等吉祥象征意義。因此,在標志設計中,我們要把傳統情結的某些特點形象化地融合到現代標志設計中去,造就富有民族特色的,與現代生活相適應的新的形象來表達時代感,使之完全超越或跳出原有的模式,一種精神、一種氣質重新植入到現代生活中去。 
  另外,在傳統圖形藝術中并非所有的內容都是好的。中國傳統圖形藝術萌發于人類童年時期,成長和發展于漫長的封建社會。所以它也有著從封建社會的母胎中帶出來的印記,一些傳統圖形也存在有迷信和落后的糟粕成分。因此,要將傳統圖形藝術運用到現代的標志設計之中,就應該本著科學求實的態度,去偽存真,讓其具有民族性、現實性的一面得以弘揚光大。 
  中國傳統文化是我們的寶貴財富,也是我們取之不盡的源泉。在標志設計中,我們應該倡導民族文化和先進文化,追根尋源,把握傳統文化的精神內核,將其融入到標志設計中來,使中國傳統文化藝術在現代設計中得以延伸發展。作為設計師,我們要讓傳統圖形成為標志設計的一個新創意點和啟發點,設計出具有中國文化韻味和民族根基的、具有強大生命力的現代標志。 
足球比分